郵箱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日   報
  • 晨   報
  • 微   博
郵箱 | 加入收藏
  • 朝陽日報
  • 晨 報
  • 微 博
朝陽新聞網> 文化> 瀏覽文章
一位末代皇帝的自我講述
發表時間:2019/8/14 10:43:28 點擊數:(0)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一位末代皇帝的自我講述

《我的前半生》 愛新覺羅·溥儀 著 哈爾濱出版社

溥儀

日前,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愛新覺羅·溥儀親筆撰寫的自傳《我的前半生》(原版灰皮本)再版。縱觀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幾乎每一位帝王都被后世之人立傳以記述其生平。可是,你可曾見過自己為自己作傳的皇帝?半生帝王,半生悲哀,這是一部溥儀的個人回憶錄,也是一部從清末到新中國建立之時的歷史記錄。溥儀以他獨特的視角,向讀者講述他記憶中的那些歷史。

從封建皇帝到普通人的蛻變

愛新覺羅·溥儀,中國歷史上最后一個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他用一部《我的前半生》講述了自己曾經的人生經歷。三次登基,三次退位。他從大清的幼童皇帝,到偽滿洲的傀儡皇帝再到國家戰犯,最后是新中國的一位普通公民,溥儀的一生可謂起伏波折不斷。

從溥儀的一生來看,從他被指定為清朝皇位的繼承人起,他的人生悲劇就開始了。他要尊不是自己親娘的人為母親,自己的親生的母親被折辱自盡卻無法挽回。婚姻由不得自己做主,想要出國留洋追求夢想有一大群人擋在前面加以阻止,端坐在龍椅之上卻從來不是那個能夠真正掌權的人。紫禁城是皇家的宮殿,但對于溥儀來說也是囚禁他的牢籠。

通過這本書,我們可以了解那些曾經不為人知的皇家秘聞、歷史事件,看到中國近現代社會的變遷。你會發現愛新覺羅·溥儀雖然是亡國之君,戰爭的罪犯,但其實他算不上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壞人。他是中國歷史變遷中一個悲劇性的人物,一個特定歷史環境下出現的略帶畸形的人物。

假如,當年那個被選為繼承人的是恭親王的孫子溥偉,溥儀的人生命運會不會變得不同?答案當然是不同的。或許他會像那些清朝的沒落貴族、遺老遺少們一樣歷經顛沛流離,但是至少能夠把握自己的命運。只是歷史永遠不會有假設,在他三歲那年的一天,他被慈禧太后選定為繼承人,他悲劇的一生注定就這樣開始了。

在本書中,可以了解溥儀的無奈與悲哀、喜悅與放縱,可以感受這位清帝的反省與悔悟以及為適應這個新世界所做出的改變。一個舊時代的推翻,勢必迎來一個新時期的浪潮。溥儀身為封建王權時代的象征,但他從心底里承認新中國的美好。雖然其中里面包含了太多復雜的情緒,守護祖業、自我懷疑、迷惘掙扎、失去自由、反省懺悔、重獲新生……降于帝王之家,卻生不逢時。

提起自己的前半生,溥儀竟用“恥辱和罪惡”來形容這整整四十年,他絲毫不覺得當皇帝是一件有優越感的事,反而認為“皇帝”這個身份給他帶來的只有痛苦和屈辱。身為帝王,舍棄自由與自己的生活,沒有愛好與思想,更多的是無奈與禁錮。“帝王”這兩個字,就像是他身上的一道無法掙脫的枷鎖,把他牢牢地困住。

精彩書摘

慈禧逃亡西安和珍妃的死

1900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的兵力,總共才有幾萬人,可是為什么戰爭開始僅僅才一個月的時間,清朝統治者便失去了大沽,丟了天津,一直讓敵人長驅直入迫近到北京城下呢?

就在八國聯軍即將攻入北京之時,大喊大叫的西太后也只能在三十六策中選出了走為上策的法寶,悄悄地換上普通婦女裝束,丟下了文武百官,帶上了光緒、大阿哥等,分乘了三輛普通的騾車,慌忙逃命而已。

可是她就在這百忙之中,還沒有忘掉貶到冷宮的珍妃,她傳令太監崔玉貴把珍妃推進寧壽宮后面的井中給活活淹死。

又有一種說法,就是當慈禧臨亡命時就令太監崔玉貴從冷宮把珍妃帶到面前,對她說:“我本來打算帶你一起走,因為沿途盜匪橫行,你年紀又輕,恐怕會遇到什么意外的事情,那倒有損宮闈的名譽。你還是現在自盡了吧!”

珍妃聽了,自知必死,也就頂撞道:“皇帝應該留在京里……”慈禧不等她把話說完便大聲怒喝道:“你死在眼前還胡說什么!”于是便喝令姓崔的太監把珍妃推進寧壽宮后面的井里。光緒看到了這種情形,不能眼看著自己心愛的珍妃就這樣被人給害死,于是就硬著頭皮連忙跪在地上替她求情,慈禧冷笑說:“你起來!現在不是你替她討情的時候,叫她去死吧!也好懲戒懲戒那些不孝的孩子。”珍妃這時已被崔太監扯了出去,尚在淚眼晶瑩地不住地回頭來看光緒呢!不多時崔太監回報說:已把珍妃推入井中蓋上井蓋了。

在這里還要補敘一下珍妃被害的一種原因。珍妃和她的妹妹瑾妃,都是當時的侍郎長敘的女兒,姓他他拉氏。

據說,光緒在選皇后的時候,本是看中了珍妃的,但在慈禧的壓力下,他不能不同意選立副都統桂祥的女兒葉赫那拉氏——慈禧的侄女為皇后,而以珍妃姊妹為嬪。既然葉赫那拉氏皇后是由贗造的人為愛情而來,在結婚后,光緒當然仍是要愛珍妃而疏遠皇后的。但皇后是有她姑姑——慈禧做奧援的,當然也就會經常向慈禧匯報她在愛情上競賽不利的消息了,于是慈禧也自然就會恨上了珍妃。這時的珍妃,恰如被老虎盯上了的孤身旅客一般,只要一有機會,老虎是絕對不會放過的。在光緒親政之后,有一天,這個妒恨的發火點爆發起來了。

再想慈禧在那所謂“八國聯軍”已經逼到眼前,在那手忙腳亂準備逃走的瞬間,還沒有忘掉殺害珍妃的性命,可以說慈禧的心毒手辣已經到了怎樣的地步。

我的結婚

在談我的結婚以前,我想先從我訂婚時的情形談起。

在談我的訂婚情形以前,我認為還應該和光緒訂婚時的情形做個對比才行。

光緒在訂婚時,首先是由西太后從無數候選對象中,給選出幾個人來,然后再讓光緒自己從中挑選。挑選的方法是叫這些候選的對象都到宮中來,像是一批商品一樣,一個一個擺在光緒的面前。這時光緒手中拿著一柄“如意”(玉飾物),看中了誰,便把這個訂貨票式的如意遞到誰的手中,那么,這個被貼上訂貨票——被遞給如意的女性,便算是中了選而成為皇后了。

在我訂婚的時候,因為在那時,已經由“大朝廷”收縮成為“小朝廷”的局面,不可能再去擺像過去那樣“大朝廷”的架子,不過是,在一些滿蒙族的過去大官之中,他們都衷心愿意使他們的女兒,也能嘗一嘗當皇后的滋味,哪怕是廢帝的皇后也好,對于這一點,他們卻是不以為意的。所以就得將就一些,委曲求全地稍微變通一下辦法。因為,在那時已不可能把誰家的“千金閨秀”當作當面任憑挑選的“商品”來看,于是就“通權達變”地拿她們的相片來供我隨意選擇。這種“新式”的挑選方法,是把征集來的一些候選對象的相片一張一張地擺在我的面前,并把那種如意,也變成了一支普通的鉛筆,只要我隨心所欲地在那張相片的旁邊或后面,記上一個隨意的符號點,也可圈圈,那么,這個“訂貨”的符號,便可以等于親手把如意遞過去一樣。這樣便算是“良緣”已定,“佳偶”到手。

我就是在十六歲的時候,使用了這種新方式訂的婚。我把這個符號,畫在文繡的照片上了。可是我在當時所認為的這個“良緣”卻被某一太妃的“母權”給沖散。她不滿的理由是:文繡家既貧寒,相貌又不怎樣。于是,這次的“貼票訂貨”便被宣告無效,還得重新把那些照片攤開再擺一次。于是,我也就得放棄成見,重新另挑一次。這次我的鉛筆則是落在郭布羅·婉容的相片上了。論家底,論容貌,這位太妃滿意了,可是卻又有一位太妃提出了一個“公平合理”的折中新方案來。那就是:“文繡既是一度中選,豈能遺棄,可納她為妃!”于是我就平白地有了“一妻一妾”,也就是婉容當上了皇后,文繡做了淑妃。(文、圖/吳波)


責任編輯:王冬穎
關閉
關閉
關閉
縮小
加入列表
縮小 放大 關閉
正在查詢...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 开一间成人用品店赚钱吗 怎么样在手机上建平台赚钱 代理轮胎赚钱吗 网上加个微信能赚钱是真的吗 6.2魔兽哪个专业赚钱 建设银行卡怎么赚钱到支付宝 网络知名小说家赚钱吗 游泳健身怎么赚钱 优酷路由宝 关闭 赚钱 开货车越来越不赚钱 梦幻西游合宝宝能赚钱 在朋友圈做代理或微商 真的赚钱吗 开个吸附店赚钱不 玩彩视怎样赚钱 赚钱冒险 一百部手机赚钱